astrill手机

Howie Su/外送平台送愈快、倒愈快?即时送货新创如何在「超竞争时代」存活?

Image Source:facebook/Buyk

文/Howie Su

商品太快送达在美国容易碰壁

即时送货服务(Instant Delivery)是疫情下宅经济一手催化出来的商业模式,在B2C的电商中,身为消费者最後一哩路的物流服务成为业者间比较差异、甚至建立竞争优势的关键;当各大电商的产品并无太大差异时,谁最快把货送到买家手上,谁就在消费者旅程上被记上正字。在美国的纽约与芝加哥等城市,许多即时物流新创能在15分钟内将商品送到消费者手上。不过这些新创在美国市场开始调整商业模式,开始降低运送频率,并增加每次运送的货物量,以降低过高的营运支出。这些新创包含估值达12亿美元的Jokr、号称15分钟内到货的Fridge No More、食物外送平台Buyk都是例子,但原因是什麽?

▲即时送货服务是疫情催化下的新模式

Image Source:Pasls Blog

外送市场饼很大,但不一定吃得到

让这些即时物流新创却步的原因还真不少。第一,即便美国外送市场规模在2025年将达到600亿美元,但激烈的竞争让许多新创加速烧钱速度,技术平台、人力招募、市场调查的支出成本较其他地区贵上许多,特别是员工招募,许多X世代或Y世代的年轻人更偏好成长性更高的新创(如NFT、AI等);再者,当地物流服务业者如Instacart比许多新创更具备在地优势,不但更了解每个地区(州)的消费者偏好,也更容易募得资金,其他新创要打赢并不容易;最後,密集的人口伴随昂贵的黄金地段,纽约与芝加哥等一级城市的昂贵租金让许多新创吃不消。

国际拓展顺利,国内却受挫的新创

Jokr为美国即时物流新创的代表公司之一,在美国、南美,与欧洲皆有营运据点。其投资人阵容庞大,例如Tiger Global、Activant Capital、Balderton、Greycroft、G-Squared等知名创投与机构。即便如此,在美国超竞争(hyper competitive)的环境下,公司陷入烧钱循环,预计在2022年投入7,400万美元,并在2023年投入8,400万美元的营运支出;反观其南美的业务预计在2022年达到损益两平,2023年将获得7,600万的现金流。这似乎有点违反商业直觉,多数新创皆是在国内站稳脚步才往国外发展,Jokr的模式则完全相反,它必须不断烧钱以维持市场拓展与应对竞争者。另一家遭遇相同困境的是纽约新创1520(取名为1520原因是15-20分钟即可到货),1520的状况更加严峻,公司只撑了一年就宣告倒闭:2019年成立,在2020年烧完现金,原因为获客成本逐年提高,加上同时要招募人力、优化升级平台,与投入大量资源应对价格战。

▲Jokr在美国面临越来越激烈的竞争

Image Source:instagram/jokr_us

超竞争时代下只好改变策略

Jokr与1520仅是众多即时物流新创中的两家,其他受创的新创还有Gorillas、Fridge,这类以平台起家、破坏式创新的企业看似威风,但一到市场上还是必须面对原有问题:投资人、顾客、竞争者。过去透过短时间送货以增加市占率,但在这类策略被大量模仿的情况下,新创开始将运送时间拉长,并且转为一趟多送的方式来降低成本,看似牺牲消费者的体验,但也兼顾了品质与降低出错频率。此外,许多企业选择人口密集的一级战区(例如纽约、芝加哥)作为美国滩头堡,但这些一级城市本来可能就有如Doordash的公司存在、甚至连UPS这类传统运输业都开始打起即时运送的主意时,新进者只能被迫放慢脚步,重新制定营运策略罗!

0 0 投票数
Article Rating
订阅评论
提醒
guest
0 Comments
内联反馈
查看所有评论
0
希望看到您的想法,请您发表评论x